欢迎光临天津新闻热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庆余年2》大结局,悬空庙刺杀之谜、第三季埋设伏笔,一文说清

《庆余年》第二季,苦苦等了五年,千呼万唤始出来。

结果令很多人失望。

前边二十几集,逗嘴耍贫扯淡,就跟闹着玩似的。



编剧导演深谙人心,每当大家感觉烦的时候,又给挤出一点正题,让你又有所期待。

就这样一路走来,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由自主帮人家赚了一大波流量。

直到最后八集,才电光石火,携风带雨,放出了不少猛料。

尤其悬空庙刺杀一案,多方牵连,迷雾重重,既是这一季的高潮,又为下一季拉开布局。



而经过第二季的望眼欲穿之后,第三季什么时候来,还可不可以期待?

也都在这八集之中,隐隐埋下了伏笔。

悬空庙刺杀谜案

赏菊大会上,一个侍卫、一个太监、一个影子,组团刺杀庆帝。

范闲孤胆救驾,差点送命。

事后,陈萍萍说,只是个意外。



这话,范闲不信,庆帝不信,陈萍萍不信,悬空庙上的菊花不信。

我等傻乎乎的吃瓜群众也不信。

所以真相是什么?

真相是一场神仙局。

陈萍萍是布局者,庆帝是布局者,或许连范闲也是布局者。

自从知道叶轻眉是被庆帝所杀之后,陈萍萍心里便只剩下仇恨。

在第二季刚开始,闻听范闲“死讯”的他,就想拿霰弹枪崩了庆帝。

这一切,又是缘于对范闲的爱,他的使命就是保护故人之子。

所以他派影子刺杀庆帝,是为了试探其大宗师身份。

结果,也确实试探出来了。



庆帝自导自演刺杀案,则是为了试探范闲的底牌,也就是叶轻眉给他留下的大杀器。

当然还有忠心,很多人的忠心,包括各位皇子,也包括陈萍萍。

至于范闲如何借局布局,如何以身试局,还有待后观。

因为他虽然看似是个棋子,但绝然不会不知道自己是棋子。

包括山下叶重的交待,包括让范若若提前学习做手术,都不是偶然为之。



如此一个神仙局,结果又是什么呢?

看似借机整倒了叶家,事实上,叶家也未尝不是甘愿入局。

因为保护庆帝不力,禁军统领宫典被撸,连带叶重被撸,都假得太过明显。

早在事发之前,这二位连番提醒范闲,就差挑明“楼上有刺客”了。

庆帝说与叶流云有关,倒是实情,但不是全部。



他最喜欢玩的,是“把人心当战场”。

所以,从来不会让任何完全看透他。

庆帝的大宗师身份曝光

等范闲拿下江南明家,庆国之内的局面,就基本掌握在庆帝之手了。

至于皇子公主们那些事,在他看来都不是事。

所以,第三季里的一大任务,就是干掉其他几位大宗师。



在庆帝眼里,大宗师比北齐和东夷更可怕。

他不允许世界上有四大宗师,只能有他一个。

起先,外人都知道庆国两个大宗师,一个是叶流云,另一个貌似是老太监洪四庠。

但陈萍萍不信,所以才拿出影子来试探庆帝。

不仅仅是刺杀他,还要让他拿霸道真气去救范闲,所以范闲必须中剑。



庆帝这大宗师身份,与其说是陈萍萍试探出来的,不如说是庆帝故意暴露的。

在刺杀前后,总共有三次细节提示。

第一次是三个人一起刺杀,冲着庆帝,也冲着三皇子(这应该也是一个局)。

范闲选择了救三皇子。

这说明他此时已经知道,此时的庆帝不会有事。

当然,也为后续三皇子登基,范闲掌握庆国做好铺垫。



当时场上的形势是:

范闲对战影子,也就是白衣刺客。

大皇子对战侍卫,剩余俩皇子,一个在发呆,另一个也在发呆。

而转眼之间,第三个杀手,也就是太监,已经死于当庭。

没人看见是谁杀了他。



除了庆帝还能有谁?

当然,也并不是真的没人看见。

离庆帝最近的陈公公一脸惊讶。

他一定是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以前从未看到过的帝王身手。



第二次是范闲受伤等待手术时,太医说:

只有同样真气的人,把真气输给范闲才能保住他的命。

这个太医,恐怕也是陈萍萍安插进来的。

目的,还是试探庆帝是不是大宗师,会不会霸道真气。



庆帝说:同样真气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

不过,随后就把自己的霸道真气,输给了范闲一点点。

只有一点点,刚刚能够保命。

就像他的父爱一样,有,但是不多。



第三次则是在范闲得救以后。

庆帝与他谈起叶流云,谈起四大宗师。

庆帝说,这些大宗师凌驾于律法、凌驾于庆国之上,都是毒瘤。

当然,不包括他自己。

咬牙切齿之间,在床头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手印。



习武之人,要将床头捏碎易如反掌,但要不动声色留下这么个手印,却非常人所能。

必须得是大宗师级别。

叶流云也是庆帝的幌子

前边说了,庆帝在第三季里,要搞掉大宗师,所以才引出了叶流云。

范闲护驾有功,叶家连带遭贬,因此得罪叶流云。

而后,范闲的丈母娘兼死对头shui服叶流云去杀范闲。

这一切,看起来都顺理成章。



叶流云驾着飞船而来,范闲身边没有五竹保护,只好提着叶轻眉留下的巴雷特应战。

五竹之前曾对他说过,巴雷特也未必干得过大宗师。

五竹还对范若若说过,目前的巴雷特还不能用,缺少一根主件。

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这根主件,在太平别院的湖底。



不管怎么说,目前阶段,它还是不完整的。

这范闲当然知道,所以来之前,曾钻进三大坊矿洞里鼓捣了半天。

王启年和影子都不相信一会儿工夫,他能鼓捣出个绝世神兵来。

我们也不相信,所以他迎战叶流云时,很可能只带了个幌子。

顶多也只算临时拼凑。



所以在对战之前,他决定弃用。

所以叶流云还特意问他为什么不用。

这里很有意思,就是大家都知道他要拿巴雷特轰叶流云。

包括庆帝。

当然,绝大多数都不知道巴雷特是什么,只知道是叶轻眉留下的大杀器。

也包括庆帝。



这里又接上了前边的神仙局。

叶流云出场的意义,很可能是试试巴雷特的威力,而不是与长公主同流合污。

当然,是庆帝引他出来的,或者说逼他出来。

因为,最忌惮巴雷特的人,是庆帝。

结果,范闲算准叶流云不杀他,所以将绝世神兵弃之不用。



庆帝的计划落空,叶流云也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不仅不杀范闲,还治好了他多年的老毛病。

大宗师借一剑斩楼之力,恢复了范闲的真气。

当然,也不是叶流云一人之功,庆帝给了他点,苦荷派海棠朵朵还送来一本功法。



可以说,是集三大宗师之力完成。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除了相互角斗之外,多多少少还因为:

范闲是叶轻眉的儿子。

五竹的机器人身份揭晓

庆帝除了怕巴雷特,还怕五竹。

他天天躲在皇宫里搞发明创造,就是为了对付五竹。

因为,五竹是机器人。



为了对付五竹,庆帝和神庙使者合作,让其冒充杀人。

最后八集中,真假凶手终于见面了。

这里权且称他们为:五竹和六竹。

六竹是低级机器人,五竹是高级机器人,当然杀不死,不过五竹也因此受伤。

这是庆帝乐意看到的,五竹六竹都是竹,除了利用就是死。



当五竹把棍子捅到六竹身体时,流出来的不血,而是黄油。

反之,六竹捅五竹时也一样。

机器人的身份,终于揭晓。

六竹被庆帝烧了,五竹则带伤跑去找林婉儿,让她代为报信。



五竹原本就记忆缺失,现在又短路了。

下一步,他可能将会去大东山疗伤,因为那里有核反应堆。

还可能去神庙,因为那里有原始记忆。

范闲与庆帝的真假关系

范闲早就知道庆帝是他亲爹。

但一直不知道还是杀母仇人。



悬空庙刺杀之后,庆帝看到了范闲的忠心。

很快,就把其身世公诸于众。

这并不是要接流浪的儿子回家,而是要以此吸引更多潜在威胁。

让爱叶轻眉的人,和恨叶轻眉的人,全都现身出来。

比如那些大宗师,比如皇后,比如长公主。



范闲作为一个有现代记忆的人,一开始,总想以新奇特玩弄庆帝。

后来通过肖恩之口,知道庆帝是他亲爹,之后更加出格。

他相信,反正亲爹不会杀我,只要我行得正,顾大局就行。

直到庆帝说出一句话,他才彻底害怕了。



庆帝带范闲去看叶轻眉画像时说:

当皇帝很辛苦,所以必须要学会舍弃,包括最珍贵的东西。

在他心里,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是叶轻眉,是血肉亲情,是除自身之外的所有。

这一刻,范闲害怕了,也怀疑了。

对于叶轻眉的死因,他已经联想到庆帝身上。



同时,也知道,庆帝把他当儿子,更当棋子。

而当儿子的前提,就是首先能当好一枚棋子。

这是范闲的觉醒,也是同庆帝决裂的开始。

第二季烂吗?演员表现如何

实话实说,相比第一季的干货满满,第二季确实水分偏大。

明显有向资本妥协的痕迹,比如换上那些不讨人喜欢的演员。



再比如,各种无聊加戏,动不动就搞个吐槽大会。

但总体来说,有点烂,还不是太烂。

除却常规之外,个别角色的表现也堪称上乘。

邓子越、赖名成,尤其林相在这一季里的表现,非常亮眼。

甚至可以说,全剧之中,他才是最懂庆帝之人。



需要特别说明一下的是:

鸡腿姑娘身为女主角,一直打酱油、白月光,无甚出彩表现。

直到得知林珙被杀真相,才飙出一些实力。

李沁用她又哭又笑的演技,爱恨交加的情感,捍卫了身为女一号的尊严。

至于后续二人如何和解,就要看第三季了。



另外,太子与长公主的私情、庆帝与神庙的关系,陈萍萍、五竹等人的下场。

都要留待第三季解开。

第三季要不要再等五年?

第二季的难产,让很多人心凉。

如果第三季还是如此,恐怕连黄瓜菜都凉了。



大概主创也意识到这一尴尬了。

所以结尾借现代叶博士之口,侧面做出了回应。

不会又要等好几年吧?

是个反问句。

还说:后面能不能快点?



这话,像是话里有话。

编剧王倦,你听到了吗?

投资方,出品方,你们都听到了吗?

明星、名人、名利场;

猎奇、八卦、说书坊。

喜欢,就请关注、点赞、转发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天津新闻热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天津新闻热线 tj.jsxwn.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关注我们: